热烈祝贺97蜜桃色图片 校园春色图片 色图人体艺术_性感美女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合法律新媒体  »  发力金融领域,原本律所引入刑辩大牛

摘要: 他最喜欢的地方,是法庭和看守所。

采访 / 毛姗姗  朱晴

撰稿 / 朱晴  毛姗姗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陆祺,上海知名刑事辩护律师。

他最喜欢的地方,是法庭和看守所。

陆祺

“法庭上最关键的部分不是你的代理词或辩护词,而是提问阶段。围魏救赵也好,金蝉脱壳也罢,三十六计,见招拆招,在电光火石间,使得辩护脉络凸显,证据链条清晰,方能获得成功。”陆祺说。

法庭与看守所是他的战场,而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堡垒。

幸运的是,他找到了。

2017年10月,陆祺加入原本律师事务所。

精品化定位:

从“六脉神剑”到“倚天屠龙”



原本于2007年创立,陆祺加入的这一年,正是原本创所的第十年。两年以前,精耕细作,稳扎稳打的原本已经在强所林立的上海,凭借过硬的专业水平和不俗的业绩成果,在国资国企、广告传媒、劳动法等领域占据一席之地。

但市场在变,蓬勃发展的法律服务市场,正在向律师事务所提出更高的要求。“百人”和“亿元”两大指标开始悄然出现在各类排行榜及招标书中,律所规模和品牌知名度成为律所管理者不得不直面的问题。

彼时的原本,在业务范围上相对较广。原本创始合伙人之一的徐宇舟形象地将原本前期的业务称为“六脉神剑”,六指内力,剑指六大板块。究竟是朝着规模化浪潮迈进还是更聚焦于优势领域寻求单点突破,成为原本创始合伙人反复斟酌的命题。

走访了近20家不同管理模式的律师事务所,与北京、上海几家律所就合并事宜初步洽谈,几经思索之后,孙伟、徐宇舟等其他几位创始合伙人,最终放弃了合并的规模化发展,选择了坚守精品所专业化道路的理念。

“合并,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做,可能就违背了我们创所的初衷,为了规模而去合并,这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对于原本,我们还是有一些情怀和坚持的。”徐宇舟说。

很快,原先的“六脉神剑”被优化整合,“金融”与“商事诉讼”两大业务领域得以确立,接下来的发展规划,便是执此“倚天屠龙”,开辟原本的专属领域。

改革后,原本的部门按照业务进行划分。在“金融”大主题下,分别为金融部、公司商事部、和诉讼部三大部门。金融部为各类金融企业提供专业的金融法律服务,包括银行、资产管理、保险、基金、证券等;公司商事部主要为企业客户提供常年法律顾问、股权、收购等服务;诉讼部主要针对各类商事、金融诉讼及争议解决业务。

定位专业化的精品所,这一决定,在当前的大环境下看似曲高和寡,却抓住了法律服务的核心本质,而陆祺的加入,更是对原本金融犯罪刑事诉讼领域空白的填补,也是对原本争议解决领域专业能力强有力的支持。

得道者,多助。

巧的是,加入原本,对于陆祺而言,同样是执业生涯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作为刑庭辩论场上的“常胜将军”,陆祺几无败绩。一次又一次,作为当事人“最后的选择”,他成为当事人“最强的武器”。

喜欢看守所和法庭,这是他作为刑事辩护律师的职业本能。热爱,正是他保持精力和卓然风采的秘诀。

然而,此前身处老牌传统律所,各种类型的案件委托缺乏共享平台,陆祺常常被迫处于“万金油”的状态,民商事案件和公司商事法律事务占据了他很多的时间。直到2012年以后,他才开始相对集中地代理刑事案件,2015年以后,则更加专注于金融领域的犯罪,但仍旧不得不被大量并不擅长和热爱的事务牵扯精力。

直到今年,原本向他伸出橄榄枝,让他看到了专攻刑辩、甚至专攻金融犯罪的可能性。由此,陆祺带着自信与热情,带着13年执业经验加入原本,成为原本律师事务所刑事诉讼领域的一张王牌。

公司化管理:

极致、敏捷,无我



在过去的一年中,原本进行了大刀阔斧的管理体制改革,而改革的成果——极致的公司化,是吸引陆祺加入的第二大关键因素。

2010年以来,“改制”、“转型”成为了律所管理的主旋律,早期松散的、小作坊式的简单“人合”已不能满足当前法律服务市场的需求,律所都在寻求管理体制的新突破。

管理体制改革之前的原本,也已经初具公司化的雏形。律所的成本,采取完全的均摊模式,而非根据创收比例分担,这在当前的律所中,也颇为少见。然而几位创始合伙人依然觉察到,提成为主的分配机制是掣肘当前律所发展步伐的重要因素,市场开拓、公共管理、知识库建设等极为耗时耗力的长久性工程缺乏参与度,势必影响律所的进一步发展,而要使得有能力的合伙人参与到公共事务中来,一体化改革势在必行。

2016年合伙人会议之后,原本经过实地走访多家律所,与众多大所管理合伙人交流探讨,在结合自身特色的基础上,制定了全新的管理体制。

2016年10月1日,新制度在所内全面施行,至今刚好一年。而这一年的改革成果,包括科学的管理体制所发挥的效用,让人振奋。

例如,原本多年缺位的文本库与知识库,因制度调整,由专精于此的合伙人在三个月内建成。陆祺的加入更是新制度吸引力的最好说明。

和很多非诉律师不同的是,作为诉讼律师的陆祺精于专业,但不适合“洽谈业务”。在采访中,但凡谈起具体案件,他顿时神采飞扬,眼里带光。同时,他也坦言,除了办案,帮助当事人解决问题外,在其他方面的能力他都低于“及格线”——不会开发客户的法律需求、不会谈价;从不包装,从不宣传;不愿参加法律顾问单位的日常应酬。

而在陆祺原来所处的传统法律服务场景中,拓展案源、接案、办案、商务洽谈、维护客户都需亲身上阵,对他而言,除办公室、法庭、看守所以外的其他场所,都令他有些难以适从。

原本极致公司化的管理体制很好地为他解决了这一困扰,专业化分工和一体化管理使得陆祺能够最大限度发挥出自己的专业优势。

原本的专业化不仅是让每个律师能够精耕自己擅长的业务领域,同时还对合伙人进行了性格特点上的“功能定位”。

“先前我们认为,每一个合伙人都应该是独当一面的,可以做市场、做营销,又可以做业务、做研发,还应该能带团队,都属于全能型人才。但现在我们意识到这不现实,有些人可能很擅长做研究,而市场开拓能力则未必那么强;有些人则是具备很强的沟通协调能力,有着非常广的社会资源,交游广泛,但业务研发能力一般。我们不应该墨守成规,只做传统意义上的定位,而应当有所突破,对合伙人进行全新的功能定位。”徐宇舟说。

“让每一个合伙人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在原本可以真正实现。

例如,原本的其他合伙人接到刑事诉讼案件信息后,可以交给陆祺承办,此时,开拓案源的是联系合伙人,陆祺则是业务合伙人。当陆祺接到一些法律顾问单位的委托,则可以交给原本的公司商事部门的合伙人,此时,陆祺是联系合伙人。而具体的业务办理过程中,还有主办律师、协办律师、秘书组成的律师团队进行协助等。如此一来,陆祺即可专心代理刑事诉讼案件,而其他专业律师,也可以精于所长。

联系合伙人、业务合伙人、主办律师、协办律师、律师助理、联络秘书,这是原本特有的整套案件委托承办过程中的角色分工,在原本戏称为“作战单元”,作战单元可以及时、高效、专业地完成客户的委托,并最大限度减少资源的浪费。

当然,律所一体化的核心,还在于律所的资源共享,这也是原本改革的核心。

资源共享首先体现在分配。原本现采用记点制的方式,合伙人按既定“点数”共享全所收益,与当年度的个人创收无关;同时在这个基础上原本也有着针对自身特点的改良,对律所公共管理的投入度以及社会责任的承担等方面都会影响记点,也可称为是“Modified Lockstep”。

资源共享的第二个方面是案源,案源的共享是推动整个律所协同发展的关键性因素,而只有在一体化分配的大前提下,案源的共享才成为可能。因为有了专业领域的划分,专业人做专业事儿。在客户是律所的客户的前提下,合伙人之间更愿意进行案源的转接,以实现更高效将“盘子做大”的目标。

也正是在这种分配体制下,原本自创所以来所秉承“极致、敏捷、无我”的理念成为了现实。

金融犯罪法律服务:

光荣与梦想



公司化管理使得原本具备了更强的提供专业化法律服务的能力,这一专业服务体现在金融领域。

在上海,乃至在中国,成为金融法律服务领域的强者品牌,拥有领先的话语权,这是原本的梦想。

而刑事诉讼中金融犯罪领域的法律服务,一直以来,正是陆祺的光荣。

金融犯罪近些年来方兴未艾,造成巨大的社会影响,当问及这类案件与传统刑事犯罪有何不同时,陆祺敏锐地指出了“社会危害性”这一关键因素,相应的,控制和缩小社会危害性就是辩护律师的努力方向。

陆祺

“金融犯罪往往对于社会公共秩序的破坏比较大,国家的打击力度就会比较强,而此时,律师不能以帮助当事人脱罪为最终目标,而不顾其社会影响。相反的,律师应该站在国家的角度,协助当事人控制、缩小、弥补其行为所造成的社会危害性,这样一来,社会危害性得到控制,当事人的罪责也会相应被减轻。”

这是陆祺对于金融犯罪独到且精准的见解,在这类案件的代理上,他有着丰富的经验。

陆祺的执业生涯,倒颇有些传奇色彩。很难想象,在刑庭上滔滔雄辩十三年的陆祺律师,是计算机专业出身。在大学毕业之际,发现自己对于律师行业的热爱与天赋后,一气呵成完成司法考试和法律研修,从零开始摸索与积累。

这样“倒置”的学习与从业经历,其困难可以想见,然而天道酬勤,他拥有了将案件梳理得井井有条的能力。几年的历练,陆祺已成为了业界有口皆碑的优秀刑辩律师,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委员会委员。

不善交游、不理宣传的陆祺,在今年夏天,意外地在三周时间里收到了五份委托请求,委托人分别来自江苏、浙江、上海、安徽以及河南。他们所委托的事项各不相同,而认识到陆祺,却都是通过一个相同的渠道——无锡滨湖法院的庭审录像。

这对陆祺来说,可谓是一次“被动宣传”,事先他并不知道法院会将庭审录像放在网站上,而只是按照自己一贯的态度和做法为当事人进行辩护。在当时的庭审中共有15名被告,也就是有15名辩护律师同时出庭,陆祺的发问逻辑缜密、环环相扣,对争议焦点抽丝剥茧、条分缕析,可谓风采卓然。

案件结束不久,恰逢中秋,陆祺还收到了当事人寄来的明信片,“感谢相遇,感恩有您!”寥寥数语,情深意长。

当事人由衷的感谢,是对律师最高的褒奖,更是他们心底最深的欣慰。

此外,一些案件结束后断了联系的当事人,在多年后遇到问题,还会再次找到陆祺,请求他来代理案件;顾问单位的老板甚至会将与公司无关的私人案件也委托给他代理……

在陆祺收到的委托中,还有一种更具传奇性的来源——法庭辩论中的对方当事人。凡亲临法庭参与过庭审的人都会对陆祺的辩护印象深刻,身形朗俊,神采飞扬,法言法语,掷地有声。庭审结束,败诉的对方同样为陆祺的专业性所征服。

传奇造就英雄,而英雄却从不倚仗传奇。

今天的陆祺,案件更多地来源于原本律师事务所的案源分享平台,由其他的联系合伙人或业务合伙人进行与客户的初步沟通,陆祺只需专心承办案件,用专业的知识技能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而今天的原本,在金融领域的法律服务中,不仅兼顾传统的银行、保险、信托领域,更深耕于险资投资、互联网金融、结构化融资、金融衍生品等前沿领域;熟谙银团贷款、债券发行、资产管理业务,也对非传统增信、多层次嵌套、穿透审核等专业技术了然于心;在对单一金融产品的合规和风控进行把握的同时,更着眼于对全行业、跨监管、多层次的复杂金融产品的设计和研发……他们在不断追求为高端金融客户提供具有创新精神和衍生价值的法律服务。

陆祺在加入原本之时,将十多年来办理金融犯罪及其他刑事案件的整个实操流程做了体系化的梳理,并细心整理成文,多年实操积累的刑事案件技术难点、潜在规则、经验手法悉数呈现其中。

这是陆祺给原本的见面礼,也是原本呈递于金融法律服务市场的投名状。

接下来,只静待原本,立足专业,放眼行业,成就其金融法律服务的强者品牌。

十年,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期待其下一个十年的荣光。



责编/Ethan 编辑/Angie  分类/原创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