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鸥拈花析育儿|第四篇:育儿育自己

摘要: 看见自己,回到原点

09-06 22:35 首页 二孩时代冯颖

换个角度看孩子









拈花





海鸥



开栏话



海鸥


古木阴中系短篷,

杖藜扶我过桥东。

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

“”养育孩子其实就是养育自己“”,多次看到这句话,我不能理解,孩子是孩子,我是我,怎么能是“其实”。直到我真的有一天经由孩子,看见自己,经由一个过程,找回了灵魂深处的自己,又经由自己,照见孩子。我才明白,育儿的本质,是一场父母的自我修行。孩子看着父母的背影长大,我们只有把自己修好了,才能给孩子一片自然生长,自由绽放的背景空间。


育儿不易,找回自己更不易。




哈哈

第4个個故事

The fourth story

1

           育儿育自己




看见自己,回到原点


今天的故事就是没故事,所发生的事情极具个案特点,不具备普遍性,请围观群众勿对号入座。嘿嘿,我只是想用我个人的极端事例来阐述一个我支持的观点:养育孩子最终会让我们看见自己,回到原点。


 

从哪里跌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行业黑话是,疗愈内在小孩,在哪里受得伤就回到哪里



输12

开这个专栏,我真的也是有忐忑的,毕竟是边学边分享的过程,我也有担心我的分享会对他人有偏差性的误导,如若有持不同观点者,非常欢迎大家在文章后留言,我愿意和大家共同探讨学习。


原本计划的专栏前四篇文章分别从四个方面分享我在育儿中走过的路。觉知情绪,看到信念, 熟知模式,育儿育己。


写到今天,这四步乍看起来很像在爬山,也有很多朋友说,多好啊,一步一个台阶的上着,羡慕你的觉知能力,其实我只能羞赧的一笑,真的没有那么悬乎,这四个过程,在我看来更像是走了一个圆,我奋力的爬高,又落下,终于探及到了生命的原点,育儿终是重新育己的过程,既将又踏上新的一轮修行。



舍不掉的东西

这文章是一篇“拖延”的产物,一来我有点羞怯说出我的故事,二来我不知道我到底在等些什么,拖延一定是因为有“好处”才会如此的。直到稿子出来后我才知道我在等我的勇气攒到足够的力量分享给大家,真得想给自己点个赞的!


曾经我走到熟知模式这一台阶时,我以为我从此可以云淡风清了,因为既然看见了自己的自动巡航模式已不适应现在的生活,那暂停舍弃呗,有啥难的。可是事实却没有这么简单,每每因为和孩子相处中而情绪崩溃之时,我总是用意志力将一只脚送上新的大路,却无论也做不到让另外一只脚离开原点。于是我自己就在那儿撕扯开了,真的很痛苦,一边向往着新路,一边痛恨自己知道却做不到。

我清楚的知道那个原点里有我舍不掉的东西,但却不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那种不明朗的感觉也萦绕着我,晕晕乎乎。



输入

我舍不掉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



 


在我身上,最最常发生的崩溃就是和我大宝沟通。每次的沟通开始还算和谐,后来说着说着他就没有回应了。问他你在听么?他就说在啊,但我真得不确信他在听,通常都会问一下,我刚才说啥了,你重复一遍?

沉默……

而且从此以后无论你问啥,他就只用俩眼看着你,不再有一句话,我被这种没回应直接刺激成高八度:“问你话呢!说句话这么难么?”


每当问这句话时,我心里的难过啊就波涛汹涌的,全堵到胸口,偏偏胸口那里还像有个大石头,那汹涌的情绪无处奔放,我就有窒息要玩完的感觉。然后看着大宝因为我高八度的声音眼神里充满的疑虑和不安,我就直接炸掉了。


我有这么可恶么?

让你如此嫌弃我,连一句话也不肯回我?

你说啊,说啊!

不说拉倒,以后别想再跟我说话!

……………………


其实在我高八度之前常常有那么一刻,我的觉知在不断地提醒我,自动巡航即将启动,请阻止。包括我高八度的那些询问,都是对自动巡航的阻止。

只要你回答一句话,哪怕不是我要的答案,我就得救了!



输12


拯救自己的只能是自己

然而,拯救我自己的终究不是大宝。他也只是个信使,来提点我曾经有一份伤痛它真实的存在过,只是我一再的忽略它,如果上天还愿意拯救我,他将不停地借大宝来提点我,就看我有没有觉知去“悟”了。


其实我的感受说明了一切,我堵的慌。


如果这时候我可以去看见我的情绪,恐惧和愤怒,绕开或者搬开那个大石头,让它们流淌,我是可以看到我和大宝沟通这个事件就是:

我说得话,大宝不感兴趣,他真得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我可以选择停下来不再追问,等合适的时机再沟通。


可是我并没有停下来去关注我的感受,也没有看到上述的事情真相,我陷在自己的恐惧中。

不回应我=我被抛弃了=面对死亡。


这个结论是因为我童年被抛弃的经历造成的,后来因为妈妈的发现我得以被救,从而活到现在。所以当年还是婴儿的我只能外求于他人拯救的模式伴随着妈妈救了我的美好的感觉一起种到了潜意识,这让我无论在亲子关系中,还是其他关系中都在复制这个模式,所以我一再外求于大宝来拯救我,直到看到大宝的疑虑不安的眼神,我读到我不值得拯救的信息,被抛弃和对死亡的恐惧让我用尽全身力气炸掉,临死挣扎一下或者同归于尽都比等死更加可控,更加安全。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么?很显然不是,只是一次普通的沟通,但却因为我受过的伤,这种类似事件就成了我屡被绊倒的原因。


如果我不去修复这个创伤,这个自动巡航模式就是我在关系里的样子,我因为深处受害者的位置,为避害会去控制恐惧的源头,而成为一个控制型妈妈而存在,而一个控制者是看不到大宝本人的需求的,我只关注我自己的需求。


所以,疗愈要回到这里开始发生,关系里受得伤要回到关系里去疗愈,既然我婴儿期受得伤,那我此刻就开始重新养育自己,和大宝二宝相处时,多问问自己:

我的需求是什么?

我希望得到什么样的待遇?

这个需求我有能力自给自足么?如果不能我能从哪里得到?


而不是像我之前那样作为一个婴儿去跟一个儿童所求。


上天给我两个孩子,我可以有更多的疗愈时机,愿所有的妈妈都能从孩子身上找到自己的绊脚点,感恩养育!





 

作者简介


     海鸥 女 1981年生

     临床医学毕业的自由职业者

     普通的二孩妈妈

     喜欢一个人呆着

     内心文艺,外在婉约,文字彪悍

     大宝男孩7岁 敏感内倾

     二宝女孩1.8岁 活泼外倾

     二宝出生后走上了父母成长的心理学道路

     梦想也在这里发芽

如果你也是二孩妈

那就扫码关注吧!


首页 - 二孩时代冯颖 的更多文章: